南方日报20160726 -14所医学院校师生赴潮汕农村地区开展医疗扶贫活动 医疗扶贫活动升华医德教育

发布时间:2016/12/22  查看次数:631
14所医学院校师生赴潮汕农村地区开展医疗扶贫活动

医疗扶贫活动升华医德教育

2016-07-26 我有话说(1人参与)

医学生在给小学生进行心肺复苏培训。 丁艺丹 摄

7月18日,由汕头大学医学院主办的“李嘉诚基金会2016年全国医学生暑期医疗扶贫暨服务学习计划”正式展开。为期3天的下乡实践活动,吸引来自全国14所医学院校的100多名师生参加。他们与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和附属肿瘤医院的医生组建成医疗团队,深入揭阳市白塔镇、揭阳市隆江镇和潮州市归湖镇地区,为村民提供医疗服务。


自1999年以来,该计划在潮汕地区生根发芽,而后在全国遍地开花,迄今为止共举办了14届,共有30多所高校1071人参与,师生们足迹遍及广东、江西、山东、贵州、广西、辽宁6省的多个贫困地区,服务人数超过4万人。一批又一批的医学生在此过程中专业知识获提升及医德得到升华。


今年暑期,扶贫队师生们如何将“医院”以最有效的形式“搬到”潮汕农村地区?活动的前前后后,又发生了哪些难忘的故事?近日,南方日报记者随医疗扶贫队伍深入这些地区,记录他们的故事。


●南方日报记者 余丹 实习生 丁艺丹


充足准备缓解紧张情绪


“一手固定伤员头部,用另一手的拇指垂直压迫耳屏上方凹陷处……”安静敞亮的教室内,身穿白色志愿者服的同学们按照指令,不时地在自己的头上比划着。他们在寻找最准确的位置,还原“头侧部止血法”的动作要领。


这是下乡实践活动正式开展的前一天,汕大医学院临床技能中心在为这些即将参加扶贫行动的同学进行急救知识培训。培训的内容主要包括止血包扎和心肺复苏两项。


“绷带要在这个位置对折,再继续缠绕。”“30次胸外按压的频率得保持一致。”分组练习的过程中,几乎每名同学都能在组员面前进行实物演练,并与他们讨论,得到改进建议。来自广西医科大学的蓝丽娜刚刚给组员的手臂包扎完毕,她说:“这两项培训的内容我们在学校也常常练习,可以说是比较熟练了的。今天的训练我主要是想找出一些在细节上处理得不妥的地方,做好为村民宣传这些操作要领的准备。”


为使同学们对扶贫行动有更为直观、详细的了解,有针对性地进行准备工作,在急救知识培训之前,汕大医学院组织了一场介绍会,并播放了往年活动的相关视频。“去年去青海的暑期医疗扶贫行动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汕大医学院的黄银婷说,“虽然花的时间不长,但能与这么多不同院校的同学一起,去做对贫困地区村民有益的事,会使暑假变得更有意义。”黄银婷十分期待下乡活动,为做好准备工作,特地练习了量血压等基本的医学操作。


谈及今年扶贫点的了解情况,蓝丽娜则有些担心。“可能有很多爷爷奶奶只会讲潮汕话,我一点都听不懂,真怕到时候无法了解他们的需要,帮不上什么忙。”好在这次下乡的6组师生中,每组都包含一两名潮汕籍学生,这样的安排有利于减少类似问题的产生。


农村地区缺乏医疗常识


4间普通的教室,一条窄窄的走廊,一番简单的布置下,医疗扶贫队在揭阳市白塔镇的广联小学搭建起了简易的“医院”——作为医疗扶贫行动的第一站,扶贫队师生将在这里,教授急救知识、开展医疗义诊等。


长桌的摆放和村民们的早早到来,使教室内外显得有些拥挤。“脚下有台阶,您小心点往前迈……”一名志愿者扶着头发花白的毛阿婆,躲开摩肩接踵的人群,排队等候量血压。


“我的眼睛近几年就看不见东西了,听说这里有医生给人看病,我和老姐妹就一起过来看看,”今年68岁的毛阿婆声音略有些沙哑,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刚刚给我看眼睛的医生说我是得了什么膜……我听不懂,医生就写了张字条,让我带回家给我儿子看。”毛阿婆掏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阿婆的眼睛患的是较为严重的“角膜白斑”,医生建议家人带她到眼科中心进行角膜移植。阿婆不懂角膜的意思,不时地问志愿者哪里可以拿眼药水,“我回家滴一滴,看有没有效果。”


站在教室外面协助病人取药的郭淑媛来自汕大医学院,在与毛阿婆简单交谈后,发现两人原来是梅州老乡。得知阿婆的病情原由,郭淑媛有些无奈:“这边的村民,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是不轻易上医院看病的,像平时出现头晕状况,总觉得是小病小痛,没有必要这么重视,可是有些小毛病得不到及时的就诊,往往会发展成严重的疾病。”


郭淑媛总结了出现这些情况的两点原因:“一方面是医疗条件的限制,另一方面是他们缺乏必要的医学知识,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够重视。”针对这种现象,郭淑媛想借助这次扶贫行动,了解更多当地的医疗情况,然后更有针对性地为健康教育做宣传。


郭淑媛表示,医疗扶贫行动能使医学生发现许多在医学院、医院接触不到的东西,“虽然我们现在能做的不多,但是却能给贫困的村民带去他们真正需要的帮助。”


在实践中提高医疗技巧


除了增强学习医术的信心,不少志愿者学生还在当地的医护人员身上学到许多接地气的医疗技巧。此次扶贫活动的开展得到了白塔镇中心卫生院的协助,作为当地的医护人员,张护士给了蓝丽娜很多现场的指导和帮助。


“量血压看起来是一项再简单不过的医学操作,但其实它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张护士在给病人量血压后,会根据仪器上的数据,分析村民的身体状况,让血压正常的人放心,给数值偏高或偏低的人建议。这些在蓝丽娜看来,都是课本上所学不到的经验。


除了提供医疗救助服务,走访贫困家庭、进行社会调查也是这次暑期扶贫行动中,同学们需要完成的任务。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尤小敏,在走访一户贫困家庭后,对一名村民因为脊柱摔伤,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留下后遗症,丧失劳动力的遭遇唏嘘不已,“我们调查发现,一些家庭缺少必要的医疗支出,这跟他们目前的健康状况是不匹配的。”扶贫过程中的所见所闻,令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学生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社会责任感和职业使命感。


医学前辈亲身诠释扶贫之责


在一群穿着白色志愿者服的医学生之间,常常能看到一些医术精湛的老专家,在与病人交谈、看诊,周围闹哄哄的环境没有削减他们眼神中的专注。


“我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他们,他们是我们协和人的榜样,很少有人能像他们一样纯粹。”来自北京协和医学院的王妍颖在跟医学前辈孙德麟、唐慧明教授交谈后激动地说。


在为村民提供服务的同时,致力于医疗扶贫行动的老专家们会给扶贫队的同学们讲述自身经历,告诉他们怎么更好地在医疗扶贫中发挥作用。


孙德麟教授是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的老院长。自1998年5月李嘉诚先生创办“医疗扶贫”以来,他一边义务为穷人治病,一边深入贫困地区,对当地的生存状态和医疗现状进行调查。


在孙教授看来,医疗扶贫行动是每位医学生应该主动去经历的。“医疗扶贫的意义在于脚踏实地为穷人解决困难,在于不要有医疗差别。”孙教授建议,学生们要多参加医疗扶贫活动,要主动了解扶贫地区的贫困程度,切身体会缺乏医疗救助的病人们的痛苦,才会摒弃金钱等私心杂念,为病人制定完善的医疗计划。


在谈到医学生应该以怎样的状态参加扶贫时,唐慧明教授说:“要能过朴素清淡的日子,一碗稀饭、一个番薯也不介意,能维持身体需要就行。当然,乡下的条件不是很好,要懂得怎么在不好的条件下把活干好。”


前辈们无私奉献的精神令现场的志愿者学生受益匪浅。王妍颖认为,帮助别人不应该只是喊喊口号,停留在表面,而是需要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她希望以后在医学之路上,不管走到哪一步,都能做好实事,以治好病人作为自己快乐的源泉。


■相关


八旬老人医疗扶贫路


孙德麟教授是原李嘉诚基金会医疗扶贫行动总负责人,这位80多岁的著名脑外科专家,至今仍坚持深入荒山野地甚至生命禁区,去到中国最贫穷、最缺医少药的地方,为那些得不到医疗服务的人提供救助。


说起那些贫困地区的情况,孙教授唏嘘不已。“我去过一个地区,有些人家里连碗也没有。粮食就是几个带泥的土豆,他们用火烧着吃,太淡了就伸伸舌头舔舔窗上吊着的盐袋子。”他说,不往最深层的地方跑,根本无法想象穷人到底穷到什么程度,医疗条件多么差。


可是想缓解这些地区人们所面临的医疗困境,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孙教授讲述了自己的一段救援经历:有一年山里一名妇女难产,他跟当地的妇产科医生赶过去救她。可是横亘在面前的是简陋的铁索桥和长长的山路,他们走了几个小时才到达,这名妇女最终没能捱过去。“当时的情景我历历在目,以后的日子我常常做噩梦。”为了减少这样的惨剧发生,他在全国很多地方寻求合作,开展难产抢救项目。在他看来,开展医疗扶贫,需要有一群人的共同努力。


孙教授说,扶贫的重点是减少医疗差别。他希望医学生们内心保持安静,不要有杂念,懂得在与病人交心后做出最完善的医疗方案。虽然年过八旬,但孙教授表示依然会坚持医疗扶贫事业,到处去“跑”,直到自己再也跑不动的那一天,“这是我不当院长后,做的最危险也是最幸福的事。”

资料下载 >>